?    一不小心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一不小心成了路演第一名,一不小心提前实现了创业的梦想,江涛做Ai Search本身就是一次“一不小心”的开始。
?
    “我不想每天搜索的时候,搜出一堆广告和我不想要的东西。”这是Ai Search的创始人兼CEO江涛最初的想法,但他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人和他有相同的需求,多到投资人都找上门来。这时,他才开始认真考虑这个APP的潜力和未来。

    采访过程中,他不时看看电脑,敲敲键盘,翻翻手机,显得漫不经心。他说话简单,只有在聊产品和他心中理想时,才会滔滔不绝,异常认真。
?
    在家里诞生的路演第一名

    云彩路演第十三期上跑出了一匹黑马:Ai Search 搜索APP。CDO魏斯德上台演示,简单的PPT,简单的介绍,简单的回答。最后,评委的点评也很简单:有价值。

    从路演之前的投票开始,江涛和他的团队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他觉得,“拿个前六名吧,起码能为我们的资金锦上添花。”活动之前,他们一直很低调,“我们没有过多的包装,但讲得都是我们真实的想法。”江涛原先并没有参加路演的计划,因为“参加路演会分散一点精力。”而他的精力几乎全部集中在了产品和用户上。

    前不久,江涛刚刚搬进孵化器,有了一个“正式”的办公场地,继续开发他的Ai Search。在此之前,他一直在家办公,Ai Search就诞生在家里。回到去年年底,江涛开始利用业余的时间开发一款搜索APP,“我更多搜一些专业领域的东西,但是因为竞价排名等原因,想要的结果需要翻看好几页才能找到。”他相信有人和他一样烦恼,于是想把自己做的这个App上线。

    今年一月份上线后一个月,有媒体注意到了Ai Search并开始报道,但江涛保持着“第一名也没有什么好骄傲”的态度说,“有些东西,做成了是创新,做不成就是标新立异。想要把创新做成,要保持简单和自然,自然到让用户忘记创新本身的存在。”
?
    吐槽苹果App的审核制度

    Ai Search 还没上线的时候,问题就来了:第一版始终不能通过苹果的审核。“苹果的审核比较严格,得看运气吧。”江涛说,“看上去我们的App很简单,就一个搜索功能,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苹果的通知中心是用来推送最新的消息的,但我觉得用户不光想看到最新的消息,也想要做一些便捷的操作。所以,我们在通知中心做了搜索入口。但是苹果有自己的规范,不能让你随便改,导致审核不通过。”

   江涛一边和苹果交涉,一边修改版本。他不断向苹果强调“这是用户喜欢并希望看到的。”每次审核要花8天左右的时间,邮件来来回回,版本修修改改,江涛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前后改了四次,才等到审核通过。

    不知道是不是被折腾苦了,江涛最后和我说:“太想吐槽了,有审核是好事,但是他们的审核制度不明确,态度前后不一,开发者需要经常做出改变来迎合。”我问他,如果审核一直不通过怎么办?江涛没有一点犹豫地回答:“就一直改呀,直到通过为止。”也许,他最终想方便自己,方便用户,而不是和苹果死磕到底。

    从台式电脑拆到黑莓手机

    江涛的妈妈是小学老师,江涛从小就在学校“玩”。小时候,别人的玩具还是皮球和玩具车的时候,江涛的玩具就是学校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和教室里的尺子粉笔。后来他在机房发现了一样更神奇的东西:电脑。他也找到了一个新爱好:拆电脑。

    “我就是想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江涛说的理所当然,“装不回去会有师傅来修。”妈妈从不指责小江涛的这种淘气行为,“暑假的时候可能还会把电脑搬回家。”他回忆说。

    那是一个大家都可能经历过的90年代,电脑还是白色的,时间久了,白色会泛黄,就算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全都不记得,也还会回味偷偷玩游戏时的兴奋劲儿。但是,江涛不一样。他记得小时候在DOS系统上玩的小游戏,用简单的编程语言来控制小乌龟的爬行轨迹。2000年,还是小学生的他研究起了Photoshop,这项技能在大学时被充分挖掘。在工科生中,他是少数会使用绘图软件的人,社团活动的海报几乎都被他“承包了”。

    江涛的大学专业是微电子,选择的理由让人哭笑不得:那时以为微电子和电脑差不多,学计算机就是修电脑的。他说自己的大学和别人没有区别,也是“宅男”,也玩游戏。他喜欢玩“有质感的单机游戏”,琢磨这样的游戏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在模拟赛车游戏 Live For Speed 中修改车辆外观,修改赛道风景;不停重复《使命召唤》的通关模式,只为了研究其中的剧情和画面,欣赏其中的原创音乐。他也延续了小时候的爱好,只不过大学时拆的是手机,“拆最多的是黑莓,基本都拆过。”对比起其他同学,这已经很不同了,他却简单地冒出三个字,“技术宅。”
?
    被欠了很久的一顿饭

    尽管入学后才知道计算机和微电子的差别,但是江涛心底的想法从来没有变过:落后的硬件会被淘汰,会更可能遇到技术的瓶颈,但软件的表现形式不会。“电脑,开机之前只是个黑匣子,屏幕亮起之后,你和它会有交互,会给你情感上的冲击。内容就像艺术品,有无限可能,可以一直流传。相比硬件,我更喜欢无限的可能性”。 创业的种子从那时候埋下,他的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也变得异常坚定,“所以,我想用软件做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去影响小部分人,让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更好一些。”

    江涛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和微电子相关,但他遇到了一个做软件的人。“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上海,这位客户刚好的是苹果的软件开发工程师。我觉得写代码是件很酷的事情,就想学。”这位客户问江涛:你会不会编程?江涛老实回答:大学学得都忘记了。后来,客户把自己写的代码发给江涛说,“如果你能看懂,我请你吃饭。”
 
    那顿饭真的欠下了,只是到今天都没有没有吃成。“他太忙了。”江涛自己也笑了,回忆那天晚上自己连夜邮件回复客户,一条条地解释那些不是他本专业的代码。“这相当于一个引导和开始。”江涛明白,写代码是自己创业路上的一个工具,他需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接触所有和自己创业方向相关的内容,才能走得更好。
?
    用户和产品才是最重要的

    当我问他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习惯性地用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开始百度。我后来问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APP来试试,他才缓过神来,蹦出两个字:“是哦。”不尴尬,不掩饰,他好像发现了一个问题,并开始认真思考起来,“看来还是要开发Mac版的,毕竟大家用电脑的时间也比较多……”

    江涛把这种认真称之为“极客的特点”,热爱互联网产品,对自己以及有同样需求的人感同身受,并希望去改变,“极客会因为自己的一个需求去反复修改一个程序。”所以,他会花250元钱去下载一个APP,“因为我需要,而且它们做的好。”

    他的Ai Search 最早定价18元人民币,“我们看重的不是用户的数量,而是质量。我们可以通过高质量的用户反馈和他们的使用习惯来观察,来改进我们的产品。我们定位了一下人群:他们更有消费力的,更喜欢移动互联网产品的人,搜索频率更高的人。他们可以为我们带来口碑,而本身这群人的影响力也会比较大。”
?
    一次偶然的机会,江涛去上海谈合作,发现这家公司里有很多人在用自己的APP。在此之前,他没有做过任何推广和介绍。

    志同道合的团队

    Ai Search 的团队组合很简单,但把他们联系起来的东西很坚固。江涛在苏州的第一份工作和第二份只隔了一条走廊的宽度,几步路的距离,他遇见了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们。

    有一天,当时还是同事的魏斯德与江涛闲聊,说起一个“AppSolution”的公众号,便问江涛有没有关注过。魏斯德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答案会这么牛:“他们刚刚推荐了我的产品。”江涛就这样“俘获”了他的心,包括COO史溢博和CTO陈锋,他们看见的不仅是一个Ai Search,还有江涛本人的品质和未来的市场,“他们和我共事合作过,但是当时都还没有离职,我一个人靠产品的收入没有问题的,但是三四个人就不行了。所以,一开始没有让他们马上离职,兼职来做。”

   现在,江涛准备慢慢扩充团队,他希望那是一些拥有好奇心、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人,生活简单高效,重视细节的价值并愿意帮助他人。他希望,那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
   “未来这个话题太宽泛了”

    在回答有关“未来”的话题时,江涛先用下面这段乔布斯的演讲回复了我:
“当你长大了,你会渐渐发现世界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运转着,你的生活也不过是活在这样一种世界中。你会努力避免触碰这个世界的禁忌……这是非常局限性的生活。当你发现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生活会无限扩展 — 你身边一切被你称之为生活的事物,都是一些不如你聪慧的人创造的。而你,可以改变这一切。你可以做出自己的影响。你可以凭自己的双手创造出给予别人福祉的事物。一旦你意识到这些,你将与众不同。”仅仅“去生活”是不够的,你应当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

    江涛理解的创业简单而实际,他最后说,“创造自己生活的同时,也在改变别人的生活。我们希望的就是能够用有限的力量,改变一部分人的生活,让他们眼中的世界更美好一点点。然后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我们商业上的回报,最后可持续发展下去。”
?
来源:金鸡湖创业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