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8月以前,这里是一片园区首期启动区的标准厂房。20078月以后,这里摇身一变成了全苏州城最有创意的地方。白色网格围起的外墙,墙上随意的鲜艳涂鸦。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们都猜不透它的用途,这是金鸡湖路上的游艺中心吗?不,它的名字叫做创意泵站。

 

20078月,原在这片厂房中的格兰富水泵公司为了寻求更大发展空间,腾出老厂兴建新厂,这片老厂房就此成了苏州工业园区创意产业的抢滩点。

 

创意泵站的创意,光从外表是看不出个中三昧的。

 

自从游戏蜗牛成了创意泵站的第一位住客,来参观的人就让蜗牛的门槛变细了不少。来看什么?当然是他们的办公室。相比于格兰富水泵厂的严谨,蜗牛的当家人石海显然更有艺术家气质。原本应当是一个个枯燥的格子间的办公室,变成了被漆成橘黄色的螺旋阶梯。员工们就在这一圈一圈螺旋之间放着电脑和各种各样自己愿意放置的小玩意,说是办公,看上去却更像是在游戏。说实话看到这间巨大办公室的第一眼会让你想起《星球大战》里那个超壮观的星际议会厅,只不过把它倒过来放而已。

 

在外人眼中看来,这样一个蜗牛壳样的办公室是不可思议的,而对于游戏蜗牛的员工来说却是一个有趣的游戏。在橘黄色螺旋的顶端,差不多有一层楼的高度,想下去怎么办?中规中矩地攀着竖梯下去似乎无聊了些,石海告诉他的员工说,你也可以像消防员一样,从一根光滑的金属立柱上“哧溜”就滑到地面上。饿了,离蜗牛壳办公室不到两米的距离就是小食间,当然游泳池、烧烤台、酒吧茶室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蜗牛利用重铸办公空间而搭出的巨大阳台上,一切都有点卡通。圆弧状不规则的墙体,墙上还贴着各种颜色不规则的瓷砖,那感觉鼓鼓的像捏上去弹性十足的泡泡。如果是一个阳光充足的午后,吃完饭和同事们一起侃侃大山摆摆龙门阵,好主意也会像泡泡一样不断冒出来。

 

创意泵站里,其他企业也许没有蜗牛这样大的空间,却也一样创意十足。金笛卡通的办公室里有花窗、架子床随意出现,设计人员甚至可以在古式大床上盘腿而坐着工作。建筑设计公司唐人营造的门厅,更像是穿越到了古代某个大户人家的客厅。

 

而在这份创意“花哨”的背后,是一个个深受玩家欢迎的游戏,一个个畅销海外的创意玩具,一部部新奇灵动的动画作品,和一款款时髦超前的新车设计。

 

这是艺术与工业结合的罗曼史,也彰显出创意产业本身的特质。

 

当格兰富水泵工厂搬出金鸡湖路时,没有人对它留下的旧厂房有太多想法。拆掉重建也许是它面对的最好命运。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王小峰在接到重新设计、改建格兰富水泵旧工厂这个任务感到兴奋的原因。苏州工业园区想要改造老厂房了。虽然LOFT这种形式在国外已经并不新鲜,但对于苏州来说,却是第一次。作为创意泵站设计者,王小峰觉得自己在保留历史,也在创造历史。在从旧厂房到创意泵站这一变身过程中,王小峰无数次地查看原址、图纸,无数次地在脑海里勾勒出它的样子,又被无数次地推翻。经过了反反复复地无数次,我们看到了如今的创意泵站。创意泵站门口那一团柏油色的铁管,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他的设计理念:后工业时代的创意。

 

创业泵站的周边都是一座座低矮、平板而没有特色的厂房,正如同未设计的泵站本身一样。“要一下子就跳出来吸引住眼球”是设计者所追求的目标。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大胆的用色,夸张而随意的涂鸦。在四周单调的厂房中,创意泵站的活泼成功地抓住了所有的目光,也引来种种猜测。外墙的涂鸦是舶来品,也是创意泵站的一大特色。目前的状态却不是设计者最满意的。按照王小峰原本的设计,创意泵站外墙的涂鸦是无主题的,永远都呈现出未完成状态的作品,体现出创意永远的创新性。虽然没有达到设计者的高要求,绝对吸引眼球这一点却是充分做到了。

 

作为对工业发展历史的致敬,创意泵站的内部大量保留了原厂风貌。这才有了进门的柏油色铁管,整个以铁灰色为基调的空间,楼梯也是铁质的。天花板上,原厂就有的一根根交叉延伸的粗大管道。走进泵站,仿佛都能闻到老厂机器留下的机油味,听到机器工作时的嘈杂和轰鸣声。而与之相对应的,是用玻璃划分出的一间间办公空间。电脑、落地的玻璃窗、用来装饰的古董、花草,现代化办公气息浓厚。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有一种时空交错之感。而笔直简洁的线条,大块块随意切割的空间,沉重而冷冰冰的灰色调,又散发出后现代主义的质感。随意的空间分割在于促成不同领域间的思想、创意碰撞。而在创意泵站寸土寸金的中央位置上还留出了一个中央展示区。这里可以是派对的会场,可以是时尚发布T台,也可以是新产品展示的舞台。

 

对于游戏蜗牛的创意办公空间,王小峰与石海一样也是缔造者。两个同样有着艺术家气质的男人在烟雾缭绕的讨论,甚至争吵中将创意发挥到了极致。对于两个想法都很多的人来说,这样的聚会是痛苦的,同样也是成功的,当然至于谁说服了谁、谁改变了谁,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这里的一切有旧厂房的印记,却又是全新的。老厂房、老房子是一个城市发展的历史纪录和工业文明的见证。保留了老厂房,就保留了一段历史。设计以崭新方式保留了园区工业发展历史的王小峰,在创意泵站改造完成后将自己的设计公司也搬进了自己设计的作品。

 

他和游戏蜗牛,和其他被创意泵站吸引的创业企业一样,搬进了历史,也在创造历史。

 

LOFT是个很吸引人的模式,看看英国伦敦,看看北京789街区、上海苏州河仓库群落,无一例外都成了艺术中心、创意中心,而在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合作区内20万平方米未改造的厂房就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创意泵站建立一周年时,有人做了这样的统计。建立一年,创意泵站共入驻企业30家,其中动漫游戏企业14家,广告创意企业12家,共有1200名从业人员,半年产值已突破5000万元。用一句很官方的话来说,无论是对于旧工业厂房载体的“退二进三”,还是新经济新产业的高端集聚,创意泵站都起到了非常积极有效的作用。就拿动漫产业来说,在创意泵站里,看不到人山人海的动画加工场面,取而代之的是由编剧、导演、创意总监、研发团队等精英组成的核心队伍。这里原创动画素材的绘制工作已经批量地转移到了中西部地区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制作完成。

 

诚然,创意泵站还有另外并不怎么浪漫的名字,叫做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6期。作为汇聚了苏州大多数高科技企业的科技园,创意产业的发展也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占到科技园新引进项目70%以上的产业分别为软件及IC设计、科技服务业以及创业产业,继续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创业产业的比重也在上升。除了传统的动漫、游戏企业,工业设计、广告、摄影、建筑设计等一批新的创意产业企业,也开始成为园区创意产业发展的新亮点。然而就目前情况而言,动漫和游戏依然占据着创意产业的大半壁江山,但动漫产业已不再仅仅局限于制作和加工,而是全面向原创领域进军。

 

创意企业本身是以人力和智慧为核心的创业型企业,而创意产业的主力军就是一群规模较小、资本不多的创意企业。而创意企业及其人群所拥有的共同文化艺术特质,又促使他们会具有相当的聚集性,他们会不知不觉地形成一个创意产业所特有的聚集区和聚集文化。

 

针对创意产业和企业的特性,苏州工业园区正在进行着有效尝试。首先是将创意企业汇聚起来,鉴于企业对低运营成本的要求,为他们提供便宜的经营场地和办公场所。创意泵站这样利用旧厂房改造出来的“创意产业聚集区”,本身改造成本的低廉也使得这些场地的租金能够被创意企业承受,并保证他们的低成本状态运营。不可否认会有一些创意企业最终发展成为规模较大的企业,然而对于大多数创意企业而言,就这样一个成本低、创意环境却一流的发展场所还是十分必要的。